腾讯音乐再调整:原QQ音乐负责人被撤,加速整合应对字节挑战

原标题:腾讯音乐再调整:原QQ音乐负责人被撤,加速整合应对字节挑战

文丨AI财经社 骆华生

编辑丨宋函

腾讯新近展开的第四次组织架构调整,有了最新进展。

5月16日消息,根据界面新闻报道,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于5月8日发布内部邮件,宣布进行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内部信显示,原QQ音乐业务线两位负责人侯德洋和胡琛被换下,转由腾讯音乐新上任CEO梁柱和现任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掌权。同时,QQ音乐业务线的广告产品部被撤销,相应职责和人员被统一调整至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

内部信还透露,腾讯音乐将在集团层面新成立基础架构部和内容信息平台部两大部门,分别负责搭建腾讯音乐的业务线技术和安全中台、和负责腾讯音乐版权内容管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全民K歌副总经理傅鸿城、周文江,分别改任TME基础架构部副总经理和QQ音乐业务线下基础平台部副总经理,向梁柱汇报。

该报道称,针对其它业务的调整已在路上,而梁柱的目标是打破腾讯音乐长期以来的“山头主义”现象。

根据报道显示,此次调整源自此前启动的腾讯第四次组织架构调整。此前于上月底,腾讯宣布启动第四次组织架构调整,其中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迎来近年来的最大调整,包括视频、音乐、社交、资讯等多个板块发生高管变动。

此举也被外界解读为“腾讯收网”的又一举措。当时,有PCG内部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腾讯一直在着手改善内部多个板块信息不互通、沟通成本过高的组织结构现状,“公司今年上半年这一决心还是比较强的,首先要打通大家的数据。”

出身于华为的梁柱,曾担任过QQ音乐总经理,对于音乐业务并不陌生。2018年后,梁柱担任QQ负责人,负责它的年轻化变革。而根据报道,4月份梁柱到任后,就开始就业务整合和人员调整进行分批次开会。

据该报道援引内部人士说法,这些会议结束后,便遭到梁柱的大量批评。例如,许多业务负责人在汇报过程中过于强调数据,缺乏实干目标,还有部分核心部门直到今年4月份时仍未制定年度OKR。梁柱在会议上,经常打断负责人发言,称“不能自嗨”、“多讲干货,少讲套路”。

消息人士称,梁柱不在意表面数据是否好看,更在乎业务是否有实质性进步。具体到整改思路上,梁柱希望先从QQ音乐开始,统一腾讯音乐旗下几大产品端,形成统一的产品中台。

目前,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包含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等多款音乐产品。截止到2019年年底,QQ音乐已是全球第四大音乐流媒体。而根据财报数据,2020年第四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5600万,在线音乐付费率达9%。

但腾讯音乐也面临网易云音乐、字节跳动等新老玩家的挑战。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腾讯音乐的营收同比增速从34%降至14.6%,在线音乐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减少了3.4%。与音乐这类娱乐形式消费时间下降相对应的是,短视频已经成为占据用户时间最长的娱乐形式,根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称,短视频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已经达到110分钟。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这样的公司也从发行和版权两个环节对腾讯音乐进行着挑战,比如靠短视频进行宣发的抖音神曲。另外,字节跳动已于今年成立音乐事业部,以4个业务组的形式进行类型音乐布局。

而就如何提高对外竞争力,腾讯试图建立中台、打破内部藩篱的思路此前就已显现。除了任宇昕曾公开表示,改革不仅仅是业务整合,也包括如何释放更多人力以外,去年4月份,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也曾掀起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集团的业务整合,包括阅文创始人吴文辉等阅文高管团队、原腾讯影业副总裁陈洪伟等高管因此离职。

而在去年,这三大业务最终以“三驾马车”的整体形象亮相,“阅文提供IP,新丽制作,腾讯影业进行发行。”

腾讯与字节跳动的竞争也已逐步延伸到多个维度:例如,就游戏方面而言,腾讯已于今年投资30家游戏公司,而字节跳动则拿下沐瞳科技与有爱互娱。而在音乐行业,腾讯音乐正在打造音乐与社交的消费闭环,持续加码内容和业务矩阵。去年4月,腾讯音乐发布长音频战略。今年1月,腾讯音乐收购懒人听书100%股权,继续丰富音频内容。

为应对字节跳动这样的竞争对手,腾讯音乐势必要进一步整合和强化内部团队的战斗力。

不过,此前也曾有PCG内部员工向AI财经社表达过对大整合的不安,认为“前端产品层面合作的业务线内部重合的岗位比较多,尤其是中层”,人事变动也可能导致业务推进卡壳,“有些新领导不懂业务,乱指挥,下面的人跟着跑了一段时间发现方向是错的,这对员工就是一种损耗”。

但也有PCG内部员工认为,调整是利大于弊的事情,“总需要一定时间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调整是好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